忘记是个好习惯

爱瓶邪,不入圈

瓶邪性转【左右】29

29.和黑瞎子的约定
张起灵把Jaguar借给黑瞎子半个多月,也没见那人有归还的意思,自己开摩托虽然也不是问题,但要搭人或者出门就不体面了,好在最近没什么饭局。

他敲敲书桌面,开始整理一沓记账条。张起灵家现在也只有他一个人,租出去的厂房和办公楼虽然能支持生活,但太不保险,他之前就在近机场的郊区物色了一块地方想和别人合作建一片工业园区,金银湖的地早被开发商分得七七八八,居民区越扩越大,厂房租出去或许没几年就要被迫中止合约。

以前他对钱观念不大,现在不实打实算……吴邪会说的吧。

真是奇怪的念头。

门口突然砰砰地响,吴邪家装修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可能是她搬过来了。

可惜张起灵到了门口,只发现黑瞎子提着一包牛肉干,站在猫眼外面亮白牙。

张起灵开了门,杵在门口。
“卧槽,你要不要这种反应,好歹同学一场吧!”

“车钥匙,钱。”
“说到钱,咱今儿个就是来送钱的!”黑瞎子脚先卡进门槛一步,十分自然地“进屋坐坐”。

张起灵掩上门,黑瞎子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在裤兜里掏了掏。

“不好意思,钱忘带了,不如我们谈谈别的,”黑瞎子指指沙发上的衣服,“例如,吴……邪她叔叔。”

张起灵这才坐下来,眼睛淡淡望向黑瞎子,这种潜意识里不平等的对话方法会给陌生人带来压迫感,但黑瞎子显然不受影响。

“你知道你家以前出过不少事,”黑瞎子掏出一张白纸片,“如果我没记错,五年前你爸被人诬陷的那庄案子不久前才被翻案吧。”
张起灵微微皱眉,示意自己没心思听这个。

“你先别不耐烦,我就是做个铺叙。吴三省之前干的什么勾当,你知道吧?”

张起灵当然知道,走私。他爷爷一辈以前接触过不少,但后来自己父亲都被牵连逮入狱了,旁系亲戚肯定不会蠢到触这个霉头,别说以前,现在他家还被人盯着。

“现在上面的跑的跑,被抓的被抓,但凡底子不干净的都被挖出来了。”

“五年前三爷还跟着汪老头干,就是你爸入yu那时,他才幡然悔悟浪子回头,多不容易啊!”

张起灵突然开口:“你从那时开始接他的生意。”

“真聪明,可惜三爷那时早就落下把柄在老汪手里了。他侄女才十几岁的时候,老容易忽悠了,放了老汪进屋。那时老汪已经因为朱峰走私案被通缉,但时间不长,三爷估计没通知家里,吴邪傻乎乎让他躲了三天,更麻烦的是,公@安进屋搜人的时候,吴邪正好来送饭。”

“她不是故意窝藏。”

“但老汪不是这么想的,而且当时看到的人员都是他线下。”

“不会有威胁。”

“你就尽管看看有没有危险,”瞎子嘿嘿两声,“三爷现在做的才是重点,说不定过不久,吴山居就倒闭了。”

黑瞎子耸耸肩:“上市,破产,卷款跑路一了百了。”

“他为什么这么做?”
“老汪让他出最后一批货。你放心,我经手账务多的是,你要看看吗?”
“不用,我没必要帮他。”

“哦,他送钱给你,不是正好吗,看在同学份上才跟你说哟!”黑瞎子在纸片上涂下最后一笔,丢下纸片在客厅。

“你只要把部分项目弄垮,剩下的都当做友情赞助,或者你想当吴邪嫁妆也行。我到时把理清的账目给你。”

张起灵看看卡片上的数字,转头把卡片扔进垃圾桶。

如此一来,王盟的反应也就清晰了,明明失理在先却像受了天大委屈似的,八成是黑瞎子给三叔出的主意。

“车钥匙明天给我。”

黑瞎子一梗脖子:“不收钱就找不到。”

张起灵关上客厅灯,回书房,关上了门。

与此同时,办公室里的坎肩也被自家吴老板揪了起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终于把剧情交代完了,许多可能不合理的地方,专业的朋友请原谅我,目前改不了了orz

1.老汪威胁三叔帮他走私,老汪已经被捕

2.三叔找黑瞎子做假账申请破产,王盟带生意跑到莱特是三叔的意思

3.吴邪可能被老汪诬陷为窝藏罪,所以三叔还在想办法带走吴邪

4.张起灵爷爷辈曾经走私香烟,父辈没有做过走私,但受牵连入狱,故张起灵拒绝从事违法活动

5.黑瞎子想借张起灵的投资洗钱

6.张大哥本来不想管,然并卵


总之简单一下就是,三叔被前老板坑,不小心坑到侄子【划掉】女,黑瞎子被雇来收拾烂摊子,扯张大哥下水,张大哥又因为吴邪自愿被扯下水……


能理解吗……


我一开始写就应该不写中篇的呜呜呜【哭哭】


评论(5)
热度(15)
©嘉灰色的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