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性转【左右】17

17.玉楼春
民航小区离金银湖有四十分钟车程,离机场更近,吴邪考虑了很久,在这个月终于买下了,虽然向三叔借了不少,但以后还可以慢慢还。她思来想去还是让吴山居接手自己的物业装修,一来物廉价美,二来可以防止装修队灰色收入。更何况自己大学还是建筑专业的呢,图纸还是可以看看的,在自家公司里挑毛病也可以放肆点。

说起来,吴邪买的是顶楼12层,附赠了一个阁楼,吴邪见过样板房,大理石柱一放,险些没叫她捂着心口眼冒小花。吴山居新招了一个伶俐的小姑娘,画图特别漂亮,吴邪跟她说过自己的心水样式,不到两个星期就出了效果图。
除此之外,机器也都进厂了,吴邪现在想想都睡不着觉,又是买房又是搬厂。但总有些地方空了一块,她不知道是缺少什么,总也填补不了。


上个月中刚搬进新厂,吴邪还没去看过。
今天她提前四点就从家具城骑摩托车去农贸市场,因为厂里工人不断反映说厨房太不给力,每次有工人到店面必定要百般哭诉梁湾煮的菜难以下咽,吴邪听见他们的声音就头大。
趁着去看厂,她打算亲自下厨改善改善(今天的)伙食,她特地打电话到工厂,吩咐说让梁湾休息一天。

车后座放了一大麻袋的食料,吴邪一个人开车总感觉车尾要被甩出去,到金银湖边时已经一身淋漓,汗水从脖子滑到胸口,衣服黏耷拉,让人恨不得连内衣也一并脱了。到厂房时,她巴不得像小狗一样吐舌头呼气!

黎簇端着碗坐在门卫室看电视,听到摩托轰鸣就往外看,被吴邪吓了一跳。

“吴、吴老板,你怎么过来了?”嘴边还粘着肉酱汁。

“我不是说了让梁湾休息一天吗?”吴邪有种以手扶额的冲动,“我都买了菜过来,你们平时不都六点多七点才吃饭吗?”

黎簇暗吓:“他们还在煮呢!”

吴邪啧了一声,推车进去。她拖着麻袋经过宿舍,工人们对她热情地招呼,说吴老板找的新厨师手艺很棒,说吴邪人好,吴邪笑着,心里却一把火烧到头顶。

他妈的!

吴邪沉着脸,进厨房就见一个人浑身黑,还围了个洗车店的橡胶围裙。

“黑眼镜!”吴邪一眼就认出来了,语气也尖锐了起来。

“哎哟,吴小姐?,来来来,刚出炉的爆酱鸡块……喏,香不香?”黑瞎子在炒锅里铲了一块,递到吴邪鼻子下。

吴邪都快被这没正形的气笑出眼泪了:“你过来干嘛?”

“不是你厂里人把我请过来吗,怎么,肉不香?”黑瞎子吸吸鼻子,一口咬了那块鸡肉,“挺香啊!”

“谁叫你来的?”

黑瞎子转身把锅里的肉分到几个食盆里。“不就黎簇那小子,不是说你们厂伙食糟糕,我来造福人民。”

吴邪眼睛都红了,扭过头:“黎簇你丫给我滚过来!”

黎簇早溜没影了,倒是一个斯斯文文的青年在门外站着。

“老板,是我给叫来的,我听拖把说梁湾今天要休息,就把她叫来了……我给您道歉。”说着还鞠了个躬。

吴邪见男人这反应有气也撒不出,也不想扫了工人们的兴,对他摆摆手说没事了。

黑瞎子一听可不得了,自己好像又阴差阳错招人嫌了,干笑两声,端着两盘炸鸡出去时狠狠给了门口那青年一脚。

吴邪看着问:“疼吗?”
“……有点……”捂着肚子蹲在么门口。
“你叫什么?”
“能不说吗?”青年眨着一双真诚的大眼睛。
“别废话。”
“苏十的四次方。”

吴邪轻笑一声,顿了一阵子:“记住了。别碍着了,去吃饭。”

苏十的四次方显然没料到吴邪这么好说话,吴邪说一遍他还不敢动,直到吴邪嫌他碍眼叫他“快滚”,他才才欢快地汪了一声跑远。

这些都什么人啊!

吴邪一时间不知做什么好,挨在厨房门口低着头,眼睛发涩。

这都怎么了,她抹抹脖子的汗,心里觉得莫名委屈,但她一点不想让人看出来,太小气了,而且这气也生得奇怪,不都是自己没说清楚才导致现在的误会么。
黑瞎子没回厨房,大概是躲着她了,厨房也没工人来,她杵在这里也不碍着谁。

“吴邪,”清冽的声音,“让一下。”
吴邪抬头,看见张起灵,一时也没反应。张起灵手里还捧着两箱纯生啤酒,身上一件黑色背心,站在她面前。

好嘛,这家伙怎么也在?吴邪这下真的有些憋不住了,眼角烫得让她头疼。

张起灵耐心地站着。吴邪声音发颤:“你怎么又在?”

“帮瞎子搬东西。”
吴邪那边嘟囔一句:“就知道是这样。”

张起灵听在耳里虽然觉得奇怪,却也不知道怪在哪,吴邪整个人都很奇怪,一碰就要崩线似的。

王盟又惹她了?张起灵把啤酒放到门口,他手掌大,开箱拿了四听啤酒在手也不勉强。

他问:“吃饭吗?”
吴邪摇摇头:“我喝啤酒就行,你去吃吧。”
张起灵点点头,走了出去。

吴邪望着厨房的碗碗筷筷,一时也愣神了。心情慢慢平静下来,她的眼前却反复播放着一个人的画面,那手,那腰,那嘴。眼睛这回真的是哗啦啦地往外涌水花,连着身上的汗一起让她浑身不舒服。

完蛋了,她好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
憋裤!你还有我!

评论(6)
热度(23)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