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是个好习惯

爱瓶邪,不入圈

瓶邪性转【左右】14

14.无边落木

张起灵答应得太爽快,吴邪顿感气通心顺万分解结。
她眨眨眼,又想起了什么。“对了,你不是要帮黑眼镜搬迁吗?”
“下个月。”
“你都给她四个月还款了,还给她当苦力?”
张起灵也没表示,一副悉听君便的样子,吴邪心想,这小哥也太好说话了,来来去去的铁定被人欺负啊!
吴邪从小就正义感爆棚,三观正得不得了,这小哥这么好的人怎么能让人欺负呢!吴邪想了想,不成,说什么也要跟着去。可一想到黑眼镜,吴邪心里就有一股奇异的酸爽,那老板娘实在有点瘆人,那气场总让她莫名联想到榴莲味的香蕉饼干。
张起灵也不知是本来就一副面无表情还是刚刚吃多了撑着,脸上除了眼睛在眨其他部位简直像定型了似的。
吴邪看他的表情忽然想起一句话:你以为最好。
张起灵自己都不在乎,她多管闲事个什么劲。
吴邪这会儿冷汗呼啦啦地出,自己好像又不知不觉越界了。
过去也是这样,她给王盟最轻松的工作,对他懒散的态度视而不见,却不知道王盟真正想要的不是天天坐在门店扫雷,她惯以为哪些人甘于平淡,惯以为哪些事讨人欢喜。
那时情商真的像被狗吃了一样,到现在遇到这闷油瓶,简直都要负数了。
吴邪啊吴邪,你到底都在犯什么傻。
胖子晃晃她的肩:“我们小吴真是越大越有大姐大的气质了。”
吴邪勾嘴角笑笑,头皮发麻道:“哪里,我是觉得小哥人太好了。”
吴邪现在整个智商捉急,胖子除了砸吧几嘴,把所谓暗恋的痛苦和“替好友的智商捉急而捉急”的忧愁团巴团巴当肉丸子嚼了,也没别的话好讲。

话题一停,饭桌也就该收了,张起灵那是放下碗筷就往房间溜。碗筷叠着摞在桌上,吴邪见了,收拾好拿进厨房,胖子可没见过这人乖得跟小狗的样子,打趣说:“吴天真这是要给胖爷打工抵债的节奏啊?”
“帮你洗碗还不乐意了?”
“什么时候让你洗了,放那呗,胖爷可请了临时工的。”
“说的好像你多体贴似的,你多在云彩面前show还能到现在话也不多几句。”
“不还有张帖子么,也就这样了。”
吴邪见胖子满不在乎的款,心里更是不舒服:“你他妈试试也好啊……”
“成了成了,胖爷也就是好奇那小哥是怎么拿到喜帖的。”

吴邪想起他东奔西走地催债,就跟拿着锣鼓催夜似的,怪不得练出一张晚娘脸了:“难不成他真是职业快递工?”
“你见过那个快递哥开宝马送件的,不是我势利眼,这小哥八成是富二代,跑个步也不心疼油钱。”
“不对吧……”
“行了行了,就你那小哥做什么都是佛光普照,回、回你房间去。”

吴邪站定,碎发遮住了她的耳垂,也显得脸部轮廓更模糊:“胖子,你要是不痛快了就跟我说,我cei他丫的。”
胖子冲她比了个拳头。

吴邪看他一眼,转身上了楼梯。

张起灵的房间就在楼梯转口,脚步声很入耳。吴邪来到门口时,张起灵正好把房门打开。

她支吾了一阵,鼻子红通通的,好在张起灵并不在意,他出于礼节没有开口催促,用黑眼珠望着她。

================================

蛋蛋你到底想干嘛!就不告诉你!

评论(8)
热度(12)
©嘉灰色的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