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性转【左右】3

这一章很无聊,背景交代完毕,接下来终于可以尽情ooc了○| ̄|_

3-然而她内心装着汉子

且说吴邪,长得一张玲珑脸,身高顶破天,单身主义者,身边美女如云……胖子早在中学时代就领教过吴邪的厉害,常人见她白白净净,不想一开口就是操人祖宗十八代,但胖子从不把她跟一般骂街的阿姨等视,因为吴邪的综合战斗力不容许他这么做。

瞧这祖宗,胆敢在路中央拦车!胖子给她满上啤酒,两人在店里看电视吹空调。吴邪眯着眼睛打个哈欠,挨着椅背呼呼睡了起来。

下午两点不到,黎簇才浑身是汗赶回来。一回来就冲胖子哼哼,怪王凯旋不提醒他。黎簇再定睛一看,那空调底下舒舒服服躺着的,正是上午和他横的女人。

“怎么是她?”黎簇哭丧着脸,“完了完了……”

胖子撇他一眼,黎簇说:“我今早买牛肉跟她吵了一轮。”

“你放心,吴邪没那么小气。”胖子拍拍他头。

“我还说她一马平川……”

“小鸭梨啊,懂不懂什么叫尊重女性?”胖子眼睛依旧粘着电视,“不过你也别担心。”

“吴邪不会计较?”

“等她施展完八段抓,你就不会在意这些问题了。”

下午太阳依旧毒辣,不少附近的工人趁午休到饭馆里偷凉,在工厂中忙活了一天,廉价的下酒菜成了他们每日难得的享受,混着流的汗抹的灰全吞进肚子里。胖子忙活起来也没管法她,叫人把她挪到内堂去了。

吴邪醒来时,四周哄哄闹闹,她走进饭馆正堂,有人光着膀子嗑花生米,有人围着桌打牌,饭馆里烟雾缭绕,墙上挂的倒福糊了一层薄薄的油,吴邪不由得咳两声,饭馆里安静了片刻,有人掐了烟对她笑笑,而后又如往常一般吃的吃,喝的喝。

胖子坐在柜台旁,见她起来,拿了碟猪肝肉来。

“这是干嘛?”

“黎簇那小子说得赔罪,不敢当面对付你,点了碟猪肝给你,那混小子也够怂,一听说是三爷的侄女就怕得不得了,生怕你把他给一口咬了去。”

吴邪无奈道:“我见都没见过,怎么得罪我?”

“别介,今早他还夸你给国家省布料呢。”

“……”

吴邪拖了凳子坐在饭馆门口,飞来飞去的小虫绕着她头顶嗡嗡响,文化衫汗胶在一块让她不太舒服。远处城市的灯火已经可以点染云霞,天虽亮,时间却不早了。人越来越多,胖子那边已经开始张罗晚饭,望着人来人往,吴邪心里莫名空落了一块。

胖子前些年听说金银湖划了开发区,便到这租了地开饭馆,这一带大大小小的建筑工地、工厂连成一片,生活配套设施却跟不上,胖子也是好眼光,从广告公司辞了工在开发区里开了间饭馆,现在赚的钱也够个老婆本。吴邪三叔正巧换厂区,金银湖离市区两个小时车程,地租不贵,吴三省有点心动,顺便把吴邪叫过来看看。胖子和吴邪关系铁,一听这话,就说包她吃住。所以吴邪和三叔分明约了周末早晨一块去看厂房,吴邪却硬是提前一天自己坐车过来。

吴邪去洗了个澡,一身黏腻全冲干净,出来时傍晚的路灯都亮了。不知作何想,这样简单的生活似乎挺惬意,她摇摇头,躺在敞椅上对此刻茸茸的红日比了个取景框的手势,嘴里配合着发出一声咔嚓的响音。

此时,一抹熟悉的身影带着些风闯进了吴邪的取景框中,摩托车的轰鸣还没停息,那人已翻身跨下车,举手将头盔托起来,平常的动作愣是做出些不寻常的味道来。侧脸只看得清轮廓,却也叫吴邪看定了,她举着手比在眼前,不做反应。

男人扫过她一眼,径直走进了饭馆。

吴邪跟进去时,胖子正跟小哥搭话:“你点就是,胖爷还能耍诈不成?就当交个朋友呗,来来来,坐下吃。”

吴邪也上去说:“一块,正好我也吃,小哥别客气。”

三人在柜台前开了张桌,端上猪肝,麻鸡,又陆续从厨房炒了菜送上桌,杯盏满上。周围吃饭的人打趣说,胖子这是介绍亲戚来了。

吴邪也不知怎的,难得对小哥特别感兴趣,追着问了好几回小哥的事,那小哥连个字都没吐,只说自己叫张起灵。吃了没多久,小哥接了电话说有事,道了谢就下席了。

吴邪问胖子:“你不是和他有交情吗?你看那小哥闷油瓶似得,问他两句跟要他命一样。”

胖子冲碗里吧啦几口,含糊道:“谁知道,这儿人管他叫哑巴,我估摸着……是个送快递的,一天到晚路上跑……人是挺好,上回胖爷的车半路熄火,还是张小哥帮胖爷加的油。”

吴邪哼哼道:“你不也才见过两回。”

胖子说:“迟早会熟络,这样的好兄弟胖爷是交定了!”

评论
热度(26)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