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是个好习惯

爱瓶邪,不入圈

瓶邪元宵-不重口味不成活-3

(3)
醒来时天气还阴沉得紧,头顶的大灯也熄了,屋里只有一盏昏暗的盐灯,泛着暧昧的淡玫瑰光,从盐晶的棱角透出。

吴邪手上的书也看不真切,依稀记得是本儿童文学,上面还有些插图,内容大意是几个小孩在家里胡闹闯祸,写得很逗趣,放在这阴雨天读还可以舒缓心情,可他没怎么看,也看不进去。

书还是秀秀送过来的,说是培养童心童真童趣,其实是自己有了孩子各种要秀,大概也算是花姐和秀秀某种不可言喻的恶趣味。果然是物以类聚,吴邪怀疑他俩身上的基因都有恶趣味的遗传信息,那他们的孩子肯定是要翻天了。

吴邪眨眨眼,又不自觉笑了起来,他们都过得不错。

他们也不和他计较失去了什么,只让他看到最幸福的一面,好像吴邪不知道,就不会不安一样。

坐在温暖的地毯上读着书,什么也不想,生活简单,无人叨扰,是许多人美好的向往。他的心却是空的,缺了什么,他并不想知道。

电子音打破了他的死循环,吴邪活动了一下站起来,手赶忙抹了抹头发,装作刚睡醒的样子去开门。

他住在乡县,其实离杭州几个小时车程,算是过完年躲过来,也没跟谁说,几日前胖子说要送人过来,他就给了地址,没想到一声不吭就到家门口了。

开门时也没想到只见一个清瘦的身影,吴邪扫了几眼,没看到胖子,心里有点咯噔。

张起灵的眼神熟悉得让他发慌,他连忙退进屋里给张起灵让路。

“小哥就你一个?”吴邪拍拍他的肩,满手是水,“胖子也太不靠谱了。”

张起灵进屋后踩了踩吸水毯,把外套挂在门口,身上裤腿湿了一半,全是泥点,上身穿的一件束腰衫,登山背包活像赶火车回乡探亲的民工的简易包,外面包了一个塑料袋,挂着两根鸭脖子,显然是半路想起买的,赫然是胖子的杰作。

胖子总有化神奇为腐朽的能力,反之亦然,果真是摸金校尉,摸得一手好艺术。

吴邪看张起灵脱衣服换鞋总有点不真切的感觉,看着看着就没挪开眼睛,把人盯定了,张起灵却是自然地坐到客厅沙发,手上拿着一本东西。

吴邪差点就跳起来,他一身水还不去把自己弄干净,可愣是忍着没出声,愣站老半天才憋出句:“你坐着,我回楼上看书了,你想去哪跟我说声就成。”就当是你自己家,又忽然发现好像没资格也没必要说这句话,吴邪动动喉头又把话咽回去。

张起灵点点头。

吴邪按开厅灯,回头看了一眼,上楼。

评论
热度(4)
©嘉灰色的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