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是个好习惯

爱瓶邪,不入圈

前年画的,忘记是啥了,放一下

喝最烈的酒(4)

4.
/吴:哪条路好走,爷爷偏不走。🙄️
/张:反正都让我堵着。

解雨臣坐的笔直笔直,一手按着手机一手把玩着药水盒。洗车店里水枪喷射,布和车壳擦出尖锐刺耳的响声,除此之外一片寂静。
吴邪从里面出来,拧了拧衣服。胖子借的衣服居然有点显小,他想了想,大概是那小哥的衣服。怪不得刚刚等车时人家一直盯着自己,还以为自己真长得帅到超越性别。
他磨磨蹭蹭地冲洗、擦拭,泡沫一层一层涂抹上深色的车身。解雨臣开车稳稳当当,从来不往泥水里趟,所以底盘干净得很,委实没什么好擦的,况且这天气不定,也不知他洗了这趟是不是要把车封起来。
那倒也不是没可能。解雨臣18岁起就自己填车库,还特不要脸爱挑双人座的,逼仄之余还欠点暧昧...

【给半十】冰雁

乐乎的文章更起来好麻烦啊

·告别

“张童?”鉴崇法师手持刀片沾了沾水,轻声叫眼前的青年。

张起灵点点头:“劳烦法师了。”微长的鬓角被剔干净,额方鼻挺,剑眉星眸,清俊无双。

鉴崇法师放下刀片,洗净手,请张起灵起身:“待明日见过天子,就该起程了。”

张起灵看向他,眼里映着微黄的烛光:“敢问法师,为何执意西行?”

鉴崇法师似是想了一想,才道:“唯西天有真经,我非执意西行,而是执意真理。佛法深奥,我虔诚信他,想知道他的是与非。”

“他能断谁的是非?”

鉴崇法师摇摇头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跟我走,更应了断前尘。”

他摇摇头:“你若真不肯去,我……当做没带你罢了。”...


【给半十】冰雁(中下)

·初始

少年始终是少年,在见到这光怪陆离的景象时,也只有呆滞地望着。尽管只有倏忽一瞬间,但他还是愣住了。

竹篓里的生灵全然信任交付,它温软地团窝在铺就的草窝里,好像世间没有什么能伤害它。那种光是触动人心的,恍惚让人相信有神灵,温纯美好。那些乡野中流传着的有着香色意味的故事在张起灵耳边渐渐声起。他托着大雁的颈部把大雁抱出来。

报恩?借势附身?荒唐的情节却走马灯一般在他脑海里转过,张起灵也惊异自己竟然不知不觉记下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故事。

他虽然心里有些混乱,但好歹还是思路清楚的。兴许只是鉴崇大法师的功力深厚,或是上天照拂……他终于是骗不了自己。眼见着怀里的大雁褪去羽毛,寸寸拉...

【半十生贺】冰雁(中)

·寒秋----张起灵

半架空,有bug。

张起灵手执长杆,路过苍苍霜草,如雪荞麦,远处幽山深林,行至寒处,是一片开阔的湖面。他的落步轻缓,仍不免带起枯草朽折簌簌。

他走在湖边,似乎听到怪异的机栝声,敏锐地察觉出寒气中泛微的血腥,他用钓竿拨开枯黄的芦草,竿子另一端探到了较于泥土更坚硬的东西。他踩进旁边湿黏的泥土,发现一块硕大的石头,被铁链绕了几圈。铁链不时被牵动,悉悉索索地发出声响。他顺着铁链蹚进冰冷的湖水,一路沿着湖岸走,忽见湖边的一片暗色,冷天血气蒸腾得不快,血腥味是轻微的,猎人没过来,只有远处跑来的两只猎狗。铁链另一端,原来是一只误入陷阱的大雁。

这种生死,他到底没有...

【瓶邪】17小时 贺817团圆结局

@青玉案·元夕 
明年补去年,今天复习一下,这都是爱
.....................................................................
1
“去去去,少挡胖爷道,你们懂个什么!?他要是见到胖爷说不定就能蹦起来了!”
  胖子掐着领来的盒饭在长廊踱了两踱,终于是一脚踢开了病房的门,小护士也不敢拦。这年头家属都不好惹,小护士一不会咏春而不会擒拿术,哪敢再上前说话。医院规矩当然比不上自己人身安全来得重要。
  胖子进到房间火气就上来了,怒道:“你他妈醒了也不让胖爷进?心眼也太小了。”
  “你现在不就已经站在这了,”吴邪半边身子靠在床板上,“...

曲也未终
817后我还在
你呢

一个隐晦的手帐repo!

【瓶邪】棉地-竹马竹马


1_皆是年少



田上的瓜还被掩在叶子下,青白色的条纹隐隐显出来,月夜下如野蛇泛着光的鳞片。酝酿在初夏的夜晚,是草叶微酣散发出的清甜苦涩,是昏睡了一个冬季又蓄势了一个春季的咕咕长吟,这时的衣袖恰恰包住他的肘臂,半长不短的丝裤露出他与脸蛋毫不相符的白净脚踝。

棉地里一日间被白纸纷纷扬扬铺了天,那一片一片有如蝉翼。东家去的是刚过完大寿的家翁。听说家里人最后见他还手里端着茶杯,出屋收拾了衣服,回来就见茶杯掉在地上,地上白水还冒着热气,人已经没了知觉。

吴邪躲在牌桌后听姑姑婆婆长长叨语,被她们夸张的表情和压抑却透着张扬的语气吓得脑袋发懵。

东家的老翁躺在家里大堂,身上一席白布,从底下掀起边角,可以...

〖瓶邪〗不重口味不成活12

不重口味不成活

吴牧歌打印了一张卫生院药方,但是都没有标注号码,吴邪接过看了看,没再说什么。
“牧歌,把你银行卡号给我。”
“真不用了,那地方我们最多去几个月。”吴牧歌笑笑,他真的不想跟吴邪有太多牵连。

吴邪却说:“我找不到帮自己的办法。”

“所以你想帮我,或者帮他们?”

“随便你怎么想。”吴邪习惯性掏口袋,却发现里面空无一物。

吴牧歌没有再接话,意思非常明了,他可以帮吴邪,但不想欠吴邪。某种程度上看,他跟吴邪很像。

吴邪终于离开,他坐回车上,想怪牧歌固执,想责怪自己忽然的不明世故,可他知道,有些东西,他再也没办法改变。

清明假期人不多,回到吴山居时不到八点。路边树木成荫,灯光映照下绿意盎然,人行其中当真是一副...

【瓶邪】巨人国之恋Ⅷ


阴冷骤然降临八月末的希腊宪法广场,如云霜笼聚。旅馆内一片狼藉,烟熏的痕迹掩住了房间黄亮的壁纸上华美的希腊式陶瓷花纹。

一个高挑的亚洲男人拉开封锁线,从房间朝向街道洞开的墙壁以一直诡异柔软的姿势钻入进去。

男人嘴角挂着笑,脚扫扫地上布满的灰屑,发现当中有一个硬块。男人带着手套捡起了黑色的块状物,是一台经典的5140i。

男人坐到烧焦的弹簧沙发上,悠然按下开机键。
开机画面过后,手机画面提示词赫然弹出:“:)程序已载入13%”
“哟呵,挺机灵嘛。文锦还真下得去手。”
男人拿到手机,从外套间拿出一朵娇翠饱满的红玫瑰,双指捻住花茎,插在封锁胶带的交叉间隙缝里。
他笑着,从进来的地方,钻出去。一切如常,只是在烧焦的...

【瓶邪黑宁】心动十题-第九题

给半十


心动十题原帖


特别后悔今天没洗头


#9#


不满意先生在家住了6天,他百无聊赖地将屋子打扫了三遍。现在他正拿着玻璃花瓶,思考着究竟是把鸡毛毯子伸进去还是把手伸进去比较合适。他没考虑太久,因为门铃和他的肚皮都响了起来,天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闲还能忘记吃饭。


要不是在假期第二天他掀开地毯扫蟑螂卵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一张餐馆的宣传卡片,他大概就要煮白开水当饭吃了。

他摸摸肚皮想:或者煮蟑螂卵?


他对着猫眼看,果然是送餐的小哥,连衣服都是和前几天一模一样的,灰色的连帽衫加一条水洗色牛仔裤。不满意先生这几天对这种服装搭配充满了好感,一见到这小哥就心儿乱蹦。


他打...

【松鼠十五题】13.一起去纪念馆做义工

松鼠雪糕XD蛋蛋出品

四月份动不动就下雨,孩子泪似的飞溅。大雨恰逢周末大元帅府准备拍宣传片,一伙子长枪短炮全成摆设。

吴邪捏着镜头盖,取下来又按回去,动作重重复复了不下二十遍。他们坐在资料浏览室里,墙上的孙先生厚厚的胡子成了他的镜头瞄准的对象。

按动快门的声音犹为明显。

有几人凑在资料室的电脑边玩附件游戏,蜘蛛纸牌扫雷。王盟将他随身携带的笔记写满了,全是他做的扫雷规律小结,不一会,别人都看烦了,只有他一个人还津津有味为他们解释。

大元帅府说大倒也不大,园内两座办公楼,位置一前一后,对江岸正门大开。这里过去其实是厂房,政府翻新后将孙先生写过的说过的做成牌匾,一棟门前竖一块。每棟楼有三层...

1/2
©嘉灰色的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