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是个好习惯

爱瓶邪,不入圈

漂流瓶

〖1〗

亮亮的,闪闪的,大海的微风把蓝色的波浪蹂皱又抹开。日日夜夜,年年月月,泛着玻璃光泽的海面细细承载着幽蓝幽蓝的梦。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吴邪发现自己随着波浪飘流。他大概已经在海上流浪很久了。
海水带着咸咸的味道,虽然有点腥,但还算不错的味道。自己身上会带上海水的味道,如果谁要靠气味分辨,大概也没办法将自己从大海里分离出来。吴邪不讨厌大海的气味。

海面上会有海鸥掠过,但也是极少数。吴邪估计自己应该是在离陆地很远的地方了。
阳光下大海的天空是很漂亮的,好像玻璃,透亮的,好像“蓝天使”鸡尾酒的色泽,诱惑而又纯粹,复杂而又透彻,让人害怕一不小心弄破了就无法恢复。吴邪喜欢阳光灿烂的日子,那样的话他在水面下也可以享受到暖暖的光照。不在海面上漂的时候,他就静静沉在海底,有鱼,五彩斑斓的鱼。尽管它们对他视而不见,吴邪还是会感到有陪伴的,冰凉冰冷的身体好像会在它们无意接触下变得温暖一般。
其实在海面的日子比在海水中的日子无聊,不过能上到海面吴邪是很高兴的。毕竟机会不多。一般来说,在海水将他带到冷暖两流交汇的海域他才有可能上海面透透气。就算只能在风雨交加时看到海的天,他也无所谓。他被海水拥出海面时,那种脱离重力的感觉太美好,几乎能让他有种离开大海的错觉。他有点想离开大海,年复一年的惊心动魄已经有些腻了。

他能够在水下望见夜晚天空中如同被撒落的星辰月光,在水波之下,现实被扭曲到一个美好的弧度,很美,只是不是现实。

〖2〗
懒懒睁开眼睛,懒懒望着海底熟悉又陌生的景象。一睁眼就到一个新的地方,这感觉就好像公交车坐过站一样。挺难受的经历,不过也早已习惯了。
流动的水,躲藏的鱼。
已经是夜晚了。

水流越来越快,他不得不随着水流打旋。
难得的安静的晚上,海神波赛东也许不想打扰宁静可爱的大海。一切都在静静栝睡,只有他被吵醒了。

————————————

夜晚,他感觉到自己被抛上了海面,奇怪的是,这晚风平浪净。他只是感觉身体发涨得厉害。

没有月光,没有星辰。


一如既往的漆黑的天空,却多了一双幽深得犹如大海的眸子,带着惨淡笑意的眸子。
「你好」
夜晚还如同漆墨胶着,粘粘嗒嗒糊上去,没有星星。应该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兆。
他的脑海里有了一双和这晚夜空一样漆黑的眼睛。


「再见」
凉凉的声音。交叠起来。反反复复重重叠叠此起彼伏,可怕的冰冷的声音几乎撕裂他的身体。他在撵磨之下无法挣扎,眼睁睁看见自己离那双眼睛越来越远。末顶的绝望。

他好像看到了风雪满天飞舞,连绵不绝的雪山,雪印这深深浅浅微粉或微蓝的影子,如同抹上胭脂披上婚纱的新娘。
他好像看到一片黄沙,风刮着雪蜷起沙铺面而来,冷得不可思议。
他看到一个湖,湖面像破碎的镜面,湖边篝火红红,食物的香气还在飘散,却没有一个人。
他看到一间温暖的屋子,阳光斑斑印落在桌面地板,桌上还摆着热气腾腾的茶,一个白色的瓷杯,一个灰色的瓷杯,可是却没有人。
他看到一片玫瑰海,娇翠欲滴,火热而又浪漫,一只狐狸眯着眼守在一旁,宁静的样子啊!可是却少了什么?

「如果光经过只有一朵花的星球,它也会为那个离开了花的小人感到孤独」

「你害怕吗」

他看到一个人了,静静坐在钢琴前,双手放在琴键上,一动不动,只有流畅的乐谱流窜在空气里渐入高潮,霜白的月光勾画出那人的轮廓,优美宁静。
美好的画面,流窜的躁动。
诡异而美好。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什么?为什么?
「原谅我吧」
不……

他的心里出现了一种感觉,让他无法呼吸,让他窒息,让他想将自己狠狠甩到地上,破烂也好腐朽也好,他想回到那双眼睛的注视下,卑微得不像他自己,蝼蚁一样也无所谓。
————————————
剧烈的摇晃把他带回了大海,呼号的飓风咆哮的海浪,他被拍打在身上的冷空气冰的一个机灵。

是做梦吗?
从来没有梦过,这叫梦对吗?
他从来没有这种遗憾,他不想醒过来,即使卑微到只能在风下苟延残喘,他也想看着那双眼睛,即使过了一个世纪,过了一个千年,过了他从植物变成石油的时间,即使即使,他根本无力改变任何事物。


〖3〗

远远可以看见天空灰幽幽的,有微风,有小波浪。在海边的人们看来,这是大海带来财富的预兆,也是大海给予的挑战——汛期快到了,鱼要来了——就像勇士们远征荒土,渔人出海捕鱼。

海边的村庄,人们为出征的勇士唱着出征的歌谣。

海边的村庄在沸腾着。

 

「波浪和大风

  

只有胆小鬼才会害怕

 

哈哈

 

看他瑟瑟发抖

 

哈哈

 

看他老鼠一样的眼睛

 

  宽广的大海赐予我们无限的宝藏

  

  勇敢的英雄无所畏惧

 

噢用鱼叉和网

  

那是神给他们的剑

 

就像美丽的姑娘亲吻他们

 

就像可爱的姑娘拥抱他们

 

神保佑他们」

 

像嘶吼的歌谣,像狂欢的节奏。人们欢送着勇士,妻子和丈夫,孩子和爸爸亲吻拥抱;年轻人们迫不及待要登上渔船,恨不得在海上大展身手

 

「大海赐予美味的食物,大海赐予珍贵的宝藏

 

 勇士们无所畏惧

 

 美丽的姑娘等着他们

 

 现在撑起帆布拿起鱼叉

 

 

 神会保佑他们!」

 

—————————————————————

 

黑压压的天并没有对水下的光景造成多大影响。

至少目前是这样。

 

水下,黑绿色爬满了船身,栏杆和船桅看过去一副垂危的样子,大概用力推推就会一排倒出去。

周围的银色小鱼懒洋洋地一动不动,它们对这样的环境倒是满意。

尽管船底部都用防水涂料层层加工过,但时间真不是盖的,当初号称技术超前、掉色比登天难的涂料也开始脱落了。漂亮的流线形底部,优雅得像一只海豚。好像还可以看见它骄傲地航行在水面上,压过水流在大洋之中穿梭的情景。船身侧的水深标识旁有花俏的文字,仔细看看还能辨认出是一个人名。扒开水下附着船身的一层尘粉似的生物,轻轻抚摸着船身,仿佛能听到木材无声的哭泣。

穿过船的甲板,看到烈火焚烧过的痕迹。

还是想不起来。

心跳的声音在水下异常清晰,太阳穴处的血管突突地跳。

一直到耳膜和胸腔感受到强烈的压迫,张起灵才缓缓呼出肺腑里剩下的气体,放松身体向上浮。

 

大海的波涛可以掩饰所有的情绪,就算是业火也无法在海中灼亮黑暗。

张起灵敬畏大海,可是他不相信大海。

天空的黑色愈演愈烈,海鸟的鸣叫也没了声息。铺天盖地的是呼啸而至的灌着海水湿咸气味的风。

 

“张,发现了什么吗?”岸边的少女有些急切地询问。

他摇摇头。抬手抹去了眼睛旁的水珠。然后用手撑着船身翻身坐上了甲板。

少女像是松了口气,又有些担忧地说:“你不用着急,海神会保佑你的。”她的嘴角挂起笑容,天真又无邪。少女穿着轻软的棉布衣裙,手里还圈着一个盖着灰色抹布的篮子。她站在海岸的港口,脚下的木板歪歪斜斜,风呼呼吹起她的裙摆,发鬓微微卷起,棉布包裹的身躯有着弧度,年轻而又美好的生命。

海神会保佑的应该是这样的生命。

 

张起灵迅速地摆桨靠岸,然后把船尾的铁钩绑好将船固定在木柱旁。少女过来放下篮子帮张起灵把船用布罩起来。

“村里的男人们出海了,”少女边说着,手下的动作流畅,眉目中又是藏不住的稚气,“虽然爸爸没有跟去,他太老啦。但快要到汛期,鱼也多了,我和爸爸今天撒了4次网,捞到不少好东西。我做了沙丁鱼酱,张回去可以尝尝。”

张起灵不想回话,但他觉得这样的情景很熟悉,也就默默地听着。

 

“张不想和大家一起出海吗?”说着,少女歪着脑袋看了看张起灵,“张如果跟大家一起出海,一定比黑虾子更厉害!多少姑娘喜欢他啊!”少女说着,脸上也浮现出绯红。

“黑虾子很好看,”叽叽喳喳的小女孩跟在张起灵身边,“噢,张也很好看……苏迪说她的姐姐和黑虾子跳过舞了,到了冬天就要一起住。我不信,她的姐姐和村里每一个男人都跳过舞。”

“对了,张,你知道我的篮子里装的是什么吗?”少女眨着眼睛询问,尽管身边的人没有多大反应。

评论
热度(2)
©嘉灰色的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