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雁不知南回by淡织木

【长天秋水,雁不知南回】
架空 瓶邪

他抖了抖腿上的软布,扬起一片潇洒的飞银,针线屑碎铃啷落地。

“好了吗?”黑发男人为他垫好脚下的鞋,手扶着他的脚跟轻轻捏动。

他笑笑,却牵不动脸上厚重的褶皱。但男人很了解他,只需要微微一声呜咽,他便能如愿得到一个轻盈的吻。

他们一起走在青涩的泥土上,手挽着手,肩部并成高低不平的断崖,他走着,目光悄悄移到男人的侧脸上,细致地逡巡在额间眉角,似乎有些泄气。孩子般叹了口气,他说:“我要死了。”

男人的心脏似是漏跳一拍,但没有冲动地打断他的话。

他莫不在乎地说:“你快把我帅死了。”然后挺挺腰板,眼珠定定望向远处。

他们走到了大路上。

阳光把气息中的微寒变作暖和的雾气,从两人的鼻翼下浮出,吸附到毛毡的衣服上。

张每天都要陪他一起去看橘子林,为了吴先生,他不得不将上山的路修平整,大冬天的雪落在沥青路面,恰似一副对比浓烈的水墨意境。

吴先生很任性,如果哪一天不陪他来看一看,他就会在张的耳边像个祈求玩具的孩子絮絮叨叨,扯着张的衣角,饭也不吃,觉也不睡。
吴先生理直气壮地说:“反正我固执了一辈子,不差这几年。”
接着又装作委屈可怜的模样,低着头眼睛湿漉漉:“你就知道欺负我。”就差没说出 你不陪我就是不爱我 这些话了。
张拿他没有办法。

人家说上了年纪的人爱面子,但在吴先生身上却相反。

对着工人们似笑非笑的脸,他只好乖乖顺着吴先生的意思带他到橘子林。

大冬天,他们走进去后枝条上梭梭落下积攒的雪,吴先生忽然说:“今年好像特别冷。”

张握起他的手圈了圈。

吴先生哈哈笑起来:“不是我怕冷,是我怕树冷。”

张握着他的手不松,打定主意要吴先生以别扭的姿势巡视橘子林。

吴先生笑他:“死要面子。”

吴先生爱橘子林,吴先生也爱他,有时候他也搞不懂究竟吴先生是爱橘子,还是爱他。

想当初还是张帮忙种下的小树苗,现在小树苗耀武扬威牢牢长在吴先生心里,每每想起都是一阵橘子酸气。

吴先生抽抽手,说:“你快看看这棵,衣服松了。”

张擒着他往回走,吴先生被他带着回到沥青路上。吴先生的耳朵发红,眼睛瞪着张:“你走开!”说着又要往回走。

“我去弄就行,林子里寒。”张不得不顺着他意思。

吴先生气道:“你瞎扯,跟树争什么气,你又不长果子卖钱。”

张把树下散落的干草扎回去,给这棵不安分的小树穿戴整齐,手上扎了硬湿的草屑。

他倒宁愿每天都能听他任性的话,然后看他梗着脖子倔强却斜着眼眸悄悄看自己。一把年纪了,却比孩子还孩子气。

吴先生坐在漫漫田野间,一身西装革履,拢着毛毡,一头软软的白发,眼睛明亮,鼻根秀挺,就是岁月再老也催不走他的风华,怪不得当初宁小姐对他一往情深,甚至不惜安危为他开脱。怪不得自己这半生为他夜以继日地奔走,实在是美色误人。

那么多人敬他爱他,却让张捡了个大便宜。

“吴先生,你还有什么意见吗?”

“我的爱人不听话,我能有什么意见。”
吴先生甩甩头,帽子掉到地上,他想弯腰捡起来,却扑倒在地。

张的表情凝固了,他忘记自己如何跑向他,扶起他,满脑子是吴先生躺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安睡模样。

哪知这混蛋抬起头一脸笑容:“你还气我吗?”

张真是打也不是骂也不能,负气似的说:“不敢了。”

吴先生委屈地说:“我都坐了十年牢了,还怕你不要我。”

张也无奈地说:“十年赚的钱全给你种橘子了。”你不要我还比较说得过去。

吴先生爱他的事业多于他自己。初时,他一申请保外成功就去见解雨臣,跟解总长谈剩余的人生规划,他要钱,要权,要自己挣,过去蒙受的冤孽他一概不论,他说:“我要的不多,就是要口气,别说我活了大半辈子,什么该有的都没拿到。别跟张起灵说,我怕他找机会逮我。”

那时解雨臣特地发了微信语音给张,把吴先生的话完完整整播送一遍,可没叫张去北京把他揪回来。

张就去了,当日的飞机票,结果一下飞机就接到吴先生的电话,对他软绵绵地说自己刚到长沙。

老小子,好折腾。张回到长沙后也好好地折腾了吴先生一番。

吴先生住在了张家,时常泡在书堆里,头一啄一啄地点在书上,带着一副金丝老花镜。
他的睫毛仍旧是密而长,总让旁人以为他多情善感,实际上他可忠一了啊!满脑子都是公司,事业,钱,哪里有张的位置呢。

他每日困倦了就缩回床铺里,恶劣地枕在张的手臂上,故意像八爪鱼一般黏在张的身上,迷迷糊糊时就四处乱摸,古时候的土财主都没他这样混乱。

那可不怪张作为被压迫阶级对他实施报复。

一天,吴先生很早就起来了,他拱开被窝,对天花板发呆,昂着脖子想了一阵子,摇醒张:“我种橘子怎么样?”

张睡迷糊了:“好。”正要捞他回来睡,结果人已经跑了。

下午回来,就见吴先生捧着一株半人高的树苗左看右看,吴先生兴奋地说:“老子要发达。”

张好意提醒他:“你现在已经发达了。”

他叹息:“老婆的钱不能要,天谴啊。”而后概不理张的话,固执己见非要买下一块地,他亲自视察,访问,最后落价签字,张通通陪着他。

眼见果林规模愈来愈大,吴先生也日渐忙碌,精神也愈好起来。

吴先生现在全心投入新的工作中,而张也一直陪伴着他,别人说他们是共患难的铁哥们,他们牵着手说,是真情。

评论(7)
热度(20)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