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是个好习惯

爱瓶邪,不入圈

瓶邪性转【左右】32.5

越来越短?这就对了!√
32.5_put out&put out
“别吃那个了,喝汤?”吴邪抓开油呼呼的塑料袋。

黑眼镜扒拉两口菜,嘬两嘴水,发出一声叹慰。

可惜客厅两人完全不在她的频道上,黑眼镜一勺子把瓜皮挖开,空气中浓香四溢。吴邪终于按耐不住奔回饭桌的心,推推张起灵:“先吃嘛?”

他摇摇头,接过碗起身走向饭桌。

哟呵,有人惦记连气场都不一样了——走路还带抖肩的?

吴邪提醒:“小哥你别急,黑瞎子嘴再大也不能一口一个瓜。”

张起灵坐下来,也只是吃,吴邪没说什么,反倒是黑眼镜感觉浑身没劲,吃了几筷子就要溜。
吴邪眼疾手快一把按住黑眼镜的肩:“你别跑啊!你跑了我叔怎么办。”

“他的事你抓着我也没用,我也想知道啊!”说罢,黑漆漆的镜片对着吴邪,两条眉一沓拉,居然能摆出一副委屈的模样,重点是吴邪还能看出来这是委屈的意思!

“我叔说他有老朋友留了一批货让他卖,你知道?”

“啊……”黑眼镜跟三叔一个鼻孔出气,“不清楚,你的问题我怎么会知道答案。你揪我问,我操天都答不出来!”

吴邪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间不知对黑瞎子如何是好,此刻草草了事,低声一句你自便吧。

黑眼镜拍拍屁股就溜,再见也不说就出了屋。餐桌上两个人对望一阵,才回过神:满桌子碗筷还没动呢。

吴邪砸砸嘴巴,一派吃饱喝足的懒猫作风。但吴邪和猫的根本区别在于,她知道客气:“那……我帮你洗碗?”

在张先生沉默的注视下,吴邪拍拍结实的胸膛保证道:“放心吧,我洗过。”

吴邪把碗往洗手池一垒,关水塞,开水龙头,而后一堆碗筷就泡在水里默默无声。她洗手,甩水,瓷砖上开了一朵朵水梅花。

张起灵擦完桌,正瞧见吴邪把水甩到窗户上,颗颗水珠布在一尘不染的玻璃表面,如同一个个滚动的眼球。

他拿起抹布把窗户擦干,转身去擦水池把一旁的料理台,把水龙头关上,再把冰箱门上的水滴拭干。

吴邪见状不敢抖手,张起灵就握过她水淋淋的爪子,抽纸巾抹印干净。她可算懂了,眼前这男人是个十足的强迫症,受不了湿哒哒的东西。

“你这可怎么办啊?”吴邪担忧道。
张起灵眉头没动一下,就听吴邪又说:“洗澡的时候不得难受死!”

吴邪慷慨道:“你歇歇,我洗吧!”不然占满手油,背地里张起灵说不定会洗到手脱皮,想想都好可怜啊。

吴邪手一伸,纤长的手指拢起清洁布,挤上些洗洁精,另一只手托起碗,把清洁布按到碗底搓。

右手力气大得好像在搓萝卜丝,偏偏她握碗的手又不用力,旁人看她洗碗就同在看杂戏一样,似乎一转眼,她手里的碗就要和他家洗手池玉石俱焚。

于是吴邪还没搓几下,张起灵突然拿过她手里的东西,站到洗手池前:“我洗。”

吴邪愣了愣,他不洁癖了吗?


----------------------------------------------------
在家耍赖不做家务的后果?并不严重。

评论(10)
热度(32)
©嘉灰色的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