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是个好习惯

爱瓶邪,不入圈

【瓶邪】17小时 贺817团圆结局

@青玉案·元夕 
明年补去年,今天复习一下,这都是爱
.....................................................................
1
“去去去,少挡胖爷道,你们懂个什么!?他要是见到胖爷说不定就能蹦起来了!”
  胖子掐着领来的盒饭在长廊踱了两踱,终于是一脚踢开了病房的门,小护士也不敢拦。这年头家属都不好惹,小护士一不会咏春而不会擒拿术,哪敢再上前说话。医院规矩当然比不上自己人身安全来得重要。
  胖子进到房间火气就上来了,怒道:“你他妈醒了也不让胖爷进?心眼也太小了。”
  “你现在不就已经站在这了,”吴邪半边身子靠在床板上,“胖爷你来正好,来给我把床板摇高点。”
  “呸,胖爷来探你,你还让胖爷做苦力,”胖子嘴上咂咂,却也扭着身子挤进了床和墙的缝隙,手探到床板底下的按钮,“胖爷干的活都得有含金量,你这么使唤我就是用茅台刷马桶,浪费!”
  吴邪用手撑着坐起身,“谢了,回头送你几车威猛先生。”
  “胖爷不好那口,留着你自己搞吧。”胖子看到吴邪的病号单上可怜兮兮地批着几笔,“你说你这样儿的,编号都不打个,学小哥丢身份证呢?”
  “我那是亲笔题字,你要喜欢我可以送你几张。你想要什么编号都行。”
  “你还跨行当大夫呢?做大夫最重要是什么,你师傅教你没?”胖子挤挤眼睛,还没等人有反应就抢着说,“得写一手皇帝字。小天真,你这几个字写得挺有味儿,但胖爷一看就知道不对劲了。”
  吴邪没好气瞄他。
  “你这一手瘦鸡体就是娘娘字!”
  “小胖子坐下吧,本宫的真迹谅你也看不懂。”
  胖子的盒饭捧在手里,另一只手捏着遥控开电视。本来安排病房时,护士就把遥控拎得远远的,免得长时间看电视影响病人恢复,这胖子不知打哪顺手牵了一台回来,大摇大摆在病房里看了起来。胖子难得呆了一个下午。
  电视屏幕的光刺着吴邪的眼睛,他竟然有了强烈的困意。大概真是胖子带来的瞌睡虫,吴邪迷迷糊糊地想,好久,没这么安心了。他沉沉地闭上了眼睛,一片漆黑。
  胖子看电视看了半天,就觉得里面踩高跟的小姑娘长得还不错,可惜追着个男人不放,人家还不怎么搭理她。胖子叹叹气念道:“要换成胖爷早答应她了,这男人心思真他妈纠结。这年头就流行这种戏码?他们那群编导还得跟你拜师呢,对吧小天真?”胖子往旁边一看,嘿,打盹技术真高。
  “这小子,口水哗啦啦的。他妈这是几年没睡了。”胖子搓了搓油乎乎的手,摸摸口袋,“害胖爷连烟都得躲着抽。”
  胖子晃晃脑袋,走出了房间。
2
  髀骨一阵剧痛,吴邪身子一下子就软了,脸被身后的人狠狠地按到地上,鼻子嘴巴全是冰寒彻骨的雪。对方只想置他于死地,如果吴邪动作不快,对方说不定会用什么手段,一枪毙命算好了,要是对方捅上百八十刀解恨自己还没断气那才是痛不欲生。吴邪不怕死,就怕死得不痛快,要是还能跟爷爷一样坐化升仙,那真是值得自己拜菩萨拜祖宗。
  吴邪闭气,把袖子里的贴身匕首往自己脖子上奋力一扎,对方刚才的力气都集中在上半身,咽喉部分跟吴邪离得极近,吴邪一挥刀,对方条件反射护住脆弱的地方,力道一下子减了,吴邪腰腹用力撞到对方腿膝关节使劲打侧翻转,把脸露了出来,同时蹭开衣服旁侧的拉链,刀抵着对方的脖子,另一只手从衣服隔层里掏出了一条蛇!双指一掐使蛇口大开。
  对方这时的杀意到了顶峰,决定生死的时候,先丧失理性的必输无疑。吴邪很幸运,他遇到的敌人失去理智了。
  等对方反应过来,蛇牙已经扎进了对方的皮下组织,再用力。在冰天雪地之间,不到50秒,毒素就会由伤口蔓延到全身,蛇他妈也救不了你。
  吴邪站起来抖抖身上的雪。低头看着卧在雪地里的人,又蹲下来笑着说:“你不该在这里和我斗。我兄弟在这下面开赌场,警查都管不了。”吴邪脱下了那人的羽绒服,顺手掏了掏口袋。
  “居然不带烟,”吴邪皱皱眉,“本来我打算把衣服还你的,现在我打消这个念头。”说完,吴邪将羽绒服披到身上。
  “来干架还穿白色,不是变态就是神经病。”吴邪架起对方,走到雪山悬崖边。
  万丈深渊。
  然而吴邪脑海里出现的,是一个背影,和白雪浑然一体。不同的是,吴邪能站在雪中,却不能站在那个背影的旁边。
  永远不可能并肩做任何事,永远。
  画面的最后,站在悬崖边的男人闭上了眼睛,身体画出了美丽的弧形,就像流星划过天空的样子,漆黑中灿白的光一闪而过。
  永远。
3
  差点就死了。
  吴邪坐在床上,脑袋被裹得像个雪球。刚才的景象仿佛还在眼前,不得不承认,天旋地转的感觉不太好。手脚动不了,起身都得让人帮忙。
  感到整个人都失重,吴邪松开了驾着那人的手。吴邪把身体贴近山壁,用匕首卡进石壁,高空下坠的力让吴邪觉得自己好像完全漂浮在空中,但事实上,他几乎是以子弹飞行的速度下落。匕首和石壁的摩擦非常大,吴邪只能一边贴向山壁,一边寻找其他能够减缓下落的物体。山壁上都是厚厚的一层霜雪,匕首下滑的同时上面的霜雪也往下砸。来不及了,再往下是一块突出的石壁。吴邪在看到那块地的时候几乎不经大脑地决定在那里落脚。
  一定是老天爷想继续折磨他,给他这个机会活下去。吴邪撞在了石壁上,上面的雪刷刷地往下掉。
  吴邪不知道病房在什么地方,估计是胖子的朋友给安排的。还好自己跳下去的地方中途给挡下来没死绝,不然过几年把闷油瓶放出山,自己只能跟老陈皮一样去见他了。现在只要躲在这里不被人发现就好了,剩下的一切只能交给还“在世上”的人。
  吴邪正想好好休息一下,房门突然被推开了。吴邪眼珠子立刻黏到进门的人身上,脑海里重复出现的身影一模一样地站在眼前。
孤独的,强大的,周围的空气都沉寂的,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人!
  “你是谁?”吴邪眼睛盯着和闷油瓶一模一样的人。
  对方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极其富有色彩。
  吴邪笑了:“别告诉我你叫张起灵。”
…………………4.27………………………
“我是。”
“你他妈再说一遍?”吴邪还躺着,只能侧目望过去。
“我是张起灵。”对方真的重新说了一遍。
“不可能……”吴邪笑了,他摇摇头,尽管动作没多大,他好像是要说服自己眼前的人不过是幻影,“不可能……一切还没结束……”
心里的情绪讳莫如深。他吴邪也猜想过,说不准小哥不用等到十年就可以出来,但现在时间不对,汪家现在乱作一团,张家没空拍手称快还得到处给汪家找好事,新找的小劳工刚发挥作用没多久。根本不知道是谁去把青铜门里的人给弄出来的,吴邪知道,这是一个变数,张起灵的出现对整个局势有强大的作用力。他本身的目的性很强,所有的行为以之为中心,圆画得再大也是围着一个点转。但这个计划就是多点,大范围,力求时间最短工作效力最高,堪称 中guo 出品“最高规格计划企案”,自己的计划很明显和张起灵效力于家族使命的目的不同。
吴邪不知道张起灵究竟会站在哪边的。他本来就是站在张家的那方,现在是盟友,以后呢?
当初计划时吴邪就打算把张汪两家一锅端的。张起灵是族长,他妈的有可能为了一个兄弟背弃家族吗?别逗了。吴邪就是去灭族的,你见过哪个家里要被烧的人给纵火者帮忙的,回头盖你一脸还差不多。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现在的问题是,吴邪不能判断这个人是不是张起灵。你说让他摸摸这人是不是带面具……也别逗了,他现在这个状态怎么摸张起灵?他师傅也就教他怎么跟人拼命,吴邪可不想把这些手段用到面前这人身上。
不过没关系。现在的情况下吴邪最糟的结局顶多是灭口,在此之前能知道多少就知道多少,自己也许还有利用的价值。
他很清楚怎么利用床头架上的蛇。
“算了,小哥,你知道这是哪里吗?”吴邪移开视线,然后闭上眼睛。
“北京。”吴邪并没有看到‘张起灵’的脸,只听到他的声音,简直一模一样。
“在北京?胖子动作这么利索……”吴邪嘀嘀咕咕。
床边的人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
“你不记得一些事。”
吴邪听到他的声音就回过神来,头偏了偏示意他继续说。

“你醒过来,是一周前。”
“……”吴邪听着觉得很不对劲。
张起灵望着吴邪,说不出有什么表情:“我来见你,是昨天。”
吴邪皱了眉,手一撑起身,想坐到床边,但他没有继续动作。
吴邪发现,他脚上的石膏都没有了。他动了动手脚,发现伤口都已经好得七七八八。

“这是怎么一回事?”吴邪皱了眉头。
“你的时间轴已经乱了。”张起灵轻声道,脚已经挪到病床边上。
吴邪眯起眼睛,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这里不是医院。”
张起灵点点头,并没有对吴邪的躲避有任何反应。
“你知道什么?”吴邪随意地拉开被子,又坐回病床上,“我至少要知道我自己的状况。”
“你是病人。”
吴邪听到这句话就想笑,他妈自己就打算跟守大门挨千刀的这么讲,现在倒是张起灵跑来说自己是病人,这么一想还有点儿来气。
“兄弟你说清楚点,我知道我精神病晚期,但这不是你把我关在这的理由。”吴邪习惯性掏裤袋,可惜他穿的是单薄的病号服,除了内裤那地方,没其他可以装东西的了。想装逼还没道具,真讨厌。
张起灵道:“我刚到不久,这是胖子安排的。”
吴邪脑子里嗡嗡作响。
虽然离得很近,但他反应很快,堪堪躲过挥过来的小刀。刚刚还坐在床边的人现在已经卷着枕头夺门而出。而站在房间里的男人,立在床边,静默不语。

4
吴邪知道能扮闷油瓶的人身手不会差,自己刚醒,脑子跟浆糊似的。本来他也打算多周旋几句,可是对着那个人的脸,吴邪发现自己根本无从下嘴。
醒过来的一瞬间,吴邪就能感觉到蛇的气味,很淡,普通人根本不可能知道,但他的鼻子有些特殊,能闻到那些气味,吴邪判断这些蛇离自己不远。
吴邪躺在床上时,听不到在医院的声音,也没有脚步声,他不能判断自己处于什么状态。他当时甚至相信自己脚上背上脑袋上都裹着石膏,这相当可怕,他的神经当真是衰到一定程度了,他的神经觉得自己还处于那样的环境。
也许那个人说得没错,他的时间轴已经乱了。

评论
热度(8)
©嘉灰色的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