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性转【左右】24

24.臣妾不做了
早晨的阳光已初现太阳火辣的本性,一大早把吴邪眼睛刺得生疼。

女人特有的柔软在她身上却有了一些特别的味道,她蹬开软塌塌的空调被,呼噜一头糟毛。

床头的手机居然响了,黑瞎子打的电话,说是约她去逛逛。

她刚挂电话,吴三省就急冲冲在屋外敲门了。
她把被子一卷跑去开门:“老狐狸要拆房啊!”

吴三省一拍她脑门:“发微信不回,电话不接,你翅膀硬了是吧?”

吴邪嘀咕:“有翅膀早硬了……”

吴三省说:“今天你先别开店了,你那层的店炸黑了都,重新装修还要一段时间呢。”
“谁炸的!”
“屁,隔壁那家在店里晚上拉电吃火锅!”
“……”
“tm的煮了三锅,还把保险开关用铁皮卡住了,不爆炸就怪了!”
这是多倒霉才能把铺位租到这种店隔壁的?

这段时间她才刚刚重新熟悉吴山居,又要被迫休假,过不久吴三省就该叫她回家找妈妈了吧。
“我可以去办公室看看,我以前也修建筑专业的好不好?”
吴邪对老狐狸的严重不满同时直接体现在她的表情上。

吴三省哼哧:“打住,你嘴巴都能挂油壶了,来来,拿着,自己买东西去。”

有钱不拿是王八。
吴邪捉不住三叔把柄,心里猜疑也不能问出口,只好嚼吧嚼吧咽回肚子里。
三叔交代了一下其他事,随后忙着工作很快就离开了。

吴邪一闲下来浑身不舒服,从小就是惹祸精的体质,典型的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又是个女孩,舍不得打骂,家里大人没少为她头疼。
她在家里坐了一会,翻了几页报纸,然后又去收拾东西,把屋子里的生活用品分门别类装(扔)进集装箱。

拾掇拾掇着,她在衣柜里找到一个礼盒,绸面包装作礼盒,里面装的旗袍是她生日时秀秀送的礼物,白底金边,看上去霸气十足。吴邪边拆包装边傻逼兮兮地笑:要是小哥穿一定很带感!

她穿上旗袍赤脚在屋子里走了一转,浑身不舒服,脚也不能迈,腿也不能岔,跳起来还会摔跤。真糟糕!
她翻箱倒柜找出一把剪刀,咔嚓一下将叉口剪到大腿上沿的位置,再蹦跶就舒服多了。剪开了也好看,镜子里的人黑发落到脖颈上,腿因身型显得白而长,旗袍衬得人身姿曼妙。就是感觉怪怪的……TMD秀秀是怎么做到穿成这样每天晨跑的。

“吴邪!出来巡山啦!”胖子的声音。
“吴小姐,再不出来就撬锁啦!”黑瞎子,他们怎么跑过来了?

吴邪去开门,胖子一见就哟了一声,手做不安分状挥舞,被吴邪一拳头砸开。黑瞎子看了看屋子里的状况:“要搬家?”

“再过几天,你们怎么过来了?”
“你潘子哥辞职了,他们要给他送送。胖爷顺便……”
“蹭饭。”黑瞎子微笑着补充道。
“感情你俩就是为了来借车当座骑对吧……”
“也可以这么理解。”

他们大概是搭厂里的顺风车过来的,但工厂里的货车还有工作,况且去餐厅吃东西坐货车也不好。

吴邪收拾好出门的东西,正要回去换一身,黑瞎子就拉住了她:“你就这么去得了,砍价好砍。”
“不是去吃饭吗?”
“先逛逛。”
“你他妈没看见我的衣服烂了吗?”
“哪?”
说着黑瞎子已经把门关上了。
吴邪瞪她两眼,下楼。


送别会开在六阳路的大渔,三叔订了包间。

六阳路作为新兴起的商业圈,各种潮流美食服饰云集。胖子说要给云彩买礼物,打算买个金镯子。黑瞎子则是要去买刀,一套好几千,他们俩一个往东一个往西,吴邪本来就不想逛街,干脆溜了。

吴邪坐在树下的花坛,撑着脑袋快睡着了。六阳路的人流量很大,五湖四海的人在这里周转,也许早上在六阳路摔个狗吃屎,中午打开微博就能看到自己趴在地上的照片登上本地热门并配字“年轻人街头跪地疑为母求医”。

潘子辞职了,接下来还会怎样,她一时也搞不懂。她困得在花坛上一歪,头碰到树干,迷迷糊糊想:他们什么时候才会发现老子不见了啊……

有时候缘分天注定,但事实上,很多事情根本不是看缘分的。

张起灵被手机音乐吵醒了。他揉揉鼻梁,拿起手机。

微信上弹出了黑瞎子发的一条信息。他点开,发现是一张微博截图。坐标显示六阳路,博主发了一句“求电话”加一个害羞的表情,界面上吴邪半眯着眼睛在树底下休憩。
亏他坐着呆了半天,到最后只一眼,他就放弃了所有保持距离的念头。
黑瞎子发图的时间是上午11点37分,张起灵赴约的时间是19点,地点都在六阳路。

他没有什么冲动,他只是停不下动作,穿上西服,走出屋门,开车库,拉开车门,他甚至连去哪都没有想过。

坐在驾驶座位上,马路热气不断烘烤着车厢,张起灵松松领口,耳畔女声温柔地唱着。

六阳路的BRT站台处人头涌涌,吴邪被胖子提着胳膊走:“胖爷,你都挑了两个多小时了,一个镯子都挑不出来?”
“你是女人,你就不能帮个忙挑吗?”
“那瞎子就不是女人吗?”
“对哦,差点忘记你们的真实性别是人妖。”
“你妈*。”
黑瞎子一路走一路玩手机,嘻嘻哈哈的不知乐什么。

--------------------------------------
这一章请大家轻度吐槽,窝已经知道错了ㅍ_ㅍ,下次尽力写得好看〖然并卵〗

评论(6)
热度(25)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