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性转【左右】23

23.日更蛋侠不好听不如叫日蛋侠吧
“三爷,那边可能已经查出来了。”
“叫他动作快点,把钱取出来。”
“裘德考的公司不靠谱吧!”
“你别管。”
男人放下手机,在办公桌前低头不语,眼睛盯着屏幕许久,最后开口。

“潘子,辞职吧。”

吴邪和张起灵两人从酒胡同出来,已经到了晚上十点,路上的车已经不多了,他们的速度也放慢下来。吴邪的手脚都变得软绵,整个人都餮足似的。

到了十字路口,吴邪对张起灵挥挥手,没多说什么,车子一拐就走了。
不对,回家都应该直走,吴邪想干嘛?
张起灵竟没懂似的跟了上去,油门一踩差点超车。

吴邪不得不靠路边停下:“小哥,你家在那边啊,老子……我家要去周家庄,离你那儿十万八千里呢!”

“你家?”
“我还没搬家啊。”
“太晚,我送你。”
“不用了,你来回要一个半小时的。”
“你回去也要四十分钟。”他的语速突然快了。
吴邪一愣,而后习惯性地笑:“你不是对谁都这么好人吧。”

张起灵没回应,眼睛沉了素墨一般,没有光,叫人看不清心思。

他最后还是一直跟着,直到看吴邪回到住房,灯也亮了。

他准备掉头开出小区,路灯还下有行人。他尽量避开,但还是会躲不开,有个男人站在路灯下,毫不避让。
那男人转过头看张起灵,面容竟然和吴邪有几分相似。他一定是糊涂了。

张起灵回到海客家已经将近十二点,他先回房间把早上翻得乱七八糟的衣服放回衣柜,然后拿起粉红豹睡衣进浴室,水淋了一阵就把衣服套上。他站在镜前刷牙,吴邪把他的牙膏尾部挤扁了卷起来,一长条牙膏变成了一小只蛋卷似的东西,他挤牙膏轻松了不少。

客房里的衣服他没看,但吴邪翻动过。他挪着脚上台阶,客房的洋娃娃他全部收进柜子里,房间至少正常了一些。

昨晚他就在客房睡,枕头上的蕾丝刮到他脖子痒。如果让吴邪睡这,肯定会被背后开火。他咳了咳,关灯回房。

梦里却不安静,谁的声音来来回回,身影起伏,他心里无故起了波澜。半夜,张起灵就醒了,坐在床上,一直等到闹钟响。

他知道,他们不可能做朋友了。

评论(4)
热度(20)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