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是个好习惯

爱瓶邪,不入圈

瓶邪性转【左右】22

22.依然无聊的一天
张起灵坐上车,迟迟不觉有人坐上来。一道蓝影擦身而过,是吴邪,她自己开车。

马路上车海一片,红灯连做火海,摩托车也寸步难行,吴邪的车在他前面,张起灵一路跟着,或停或行,一路上思绪也简单,只要看着这个人就知道,他会随她走。

也许是种很简单的感受,说话不是勉强,笑容不是做戏,她是一个干净爽利的人。

吴邪把车开到酒胡同,酒胡同里许多概念店。她去的是一家咖啡屋。店门口外墙镶有玻璃酒瓶,雨水滴下时便会有轻快美妙的旋律。咖啡屋里的座位很奇怪,每张桌子只配一张长条座椅,没有菜单,只有书单。

张起灵从来没有到过这种地方,他们坐在长凳上,穿着一模一样的蓝色兜帽,吴邪的肩比他薄,形状与他的臂弯极其契合。
它们相贴大概会很暖。

吴邪点了一个腾腾的冒热气的鱼锅。

他在一侧看着,像不认识她一样,不说脏话,安安静静,像归巢后的小鸟敛翅。张起灵一向喜静,唯有一个人的哗闹他愿意全盘接受,至少目前为止,只有她一个。

吴邪吃着,跟他说起她的三叔。一口一只老狐狸,她也没想,骂过之后自己不就是小狐狸了。

她舀汤,抬着下巴看汤锅,下巴到喉咙的曲线竟叫人一时看得挪不开眼。

吴邪想起来:“你别看那老狐狸现在人模人样,以前就是个混混,亏我小时候老说要嫁给他,我爸那会快愁死了。
他在我碗里放辣椒梗,就是为了让我在他相亲的时候哭,他还往碗底抹辣椒油,害得我后来都不敢用那个碗。那只碗我特么喜欢,还有小黄鸭呢。”

絮絮叨叨说了些什么,张起灵听得不真切。

吴邪穿着他的衣服,坐在张起灵旁边,别人也许会以为他们是情侣,但张起灵知道他们什么都不是,一顿饭过后连面都见不了,比之他,王盟不知要幸运多少倍。

店员早该回岗位了,却时不时要来向吴邪搭话,说订的书该到了,说新来的厨师喜欢吃酸的,说吴邪好久没来,偏偏一句话不问张起灵。

所有在吴邪身边的人都对她好得让人生疑,就是这种若近若离的关系叫人难受。他从未考虑喜欢是什么感觉,但他明白什么人值得他为之付出。

———————————————
再接一段剧情就开始吧qnq,真的就一段



评论(8)
热度(19)
©嘉灰色的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