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巨人国之恋Ⅷ


阴冷骤然降临八月末的希腊宪法广场,如云霜笼聚。旅馆内一片狼藉,烟熏的痕迹掩住了房间黄亮的壁纸上华美的希腊式陶瓷花纹。

一个高挑的亚洲男人拉开封锁线,从房间朝向街道洞开的墙壁以一直诡异柔软的姿势钻入进去。

男人嘴角挂着笑,脚扫扫地上布满的灰屑,发现当中有一个硬块。男人带着手套捡起了黑色的块状物,是一台经典的5140i。

男人坐到烧焦的弹簧沙发上,悠然按下开机键。
开机画面过后,手机画面提示词赫然弹出:“:)程序已载入13%”
“哟呵,挺机灵嘛。文锦还真下得去手。”
男人拿到手机,从外套间拿出一朵娇翠饱满的红玫瑰,双指捻住花茎,插在封锁胶带的交叉间隙缝里。
他笑着,从进来的地方,钻出去。一切如常,只是在烧焦的房间中多了一朵摇曳生姿的烈火一般的玫瑰。

|塔尔塔罗斯.近域口|

〖他们已经决定了,当地狱犬陷入沉睡,夜色重回人间,他们会和张起灵一起出现在近域口。〗
克诺洛斯双手被铐在繁复花哨的链纹间,他紧闭的双眼微微睁开。
牢狱中央的人一身长袍,金色长发不染一丝污浊,克诺洛斯*面无表情,大理石一般完美的肌理,眼睛如宝器,聚集了初阳的光辉与辰星的银璨。
〖那些胖子真以为我会帮他们?〗

百臂巨人半跪在牢外,默不作声,等牢里的人似乎说完后,才重新开口〖因为张起灵醒了。〗

〖东方的怪物,不能帮他们解决宙斯。〗
〖您不想吗?〗
〖前第马尼,越来越放肆了。〗克诺洛斯冷然抬眼望向牢外的一片漆黑。
〖因您,父亲。〗

克诺洛斯冷笑道〖不用勉强自己了,你们要什么。〗
百臂巨人将一只金制露水瓶和一根银针递入牢中。

克诺洛斯低下额头,银针尖端刺入男人的胸膛,拔出时,针尖竟染上金色。露水瓶被置入银针,一霎那金光灿灿,里面似乎困住了一个太阳!

百臂巨人接回金制瓶器,缓缓站起身走向牢外围的炎火。

它没有发现,在它脚下那片用以围困曾经的众神之王的神炎内,有一个人类正侧身蜷卧。
而这个人,将会改变它们接下来千万年的生存轨迹。

克诺洛斯神位陨落,但是与生俱来的神力并没有因此消失,这也是乌拉诺斯和宙斯忌惮他的原因,除了万物之母盖亚,没有人能剥夺他的力量。重重禁锢下,克诺洛斯只能在阴森的地底洞穴里日复一日接受地狱业火的烘烤。

就算死不了,这些日子也不好过。神与神间亲缘本就寡淡,再说克诺洛斯作为一个父亲实在是太狠毒,他虽为万宗之主,心性却与慈爱二字完全无关。宙斯是克诺洛斯之子,一出生就被一口食下,如果不是乌拉诺斯帮宙斯逃过一劫,他就会变为克诺洛斯腹中的骸骨血肉。因此宙斯对克诺洛斯毫无感情,更不会照顾所谓父亲的死活。

也许冷血就是为神的共性。神谴责人的恶根,却饶恕了自己的滔天罪行。

克诺洛斯也恨,他恨自己一时大意失了先机,他早就该把乌拉诺斯那个贱货解决了,可自己竟被美色迷了眼,以为乌拉诺斯万不敢背着自己做小动作。他冷笑,那女人除非死,不然她和她儿子一样,迟早要被克诺洛斯嚼成肉碎!

如今,前第马尼带来了喜讯,他就要等到了!他的自由!他的神位!他的至高无上的王座!

低沉的笑声从地底如蛇蝎外爬,阴冷砭骨。忽然之间,牢外炎火轰然一旺,地牢的锁纹也骤而亮起红光,一时间地狱域口蓝光肆溢,虫豸无法忍受光亮,只得纷纷避走,石壁上躯体摩擦黏稠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

克诺洛斯睁大眼睛,这光……难道是乌拉诺斯的人?

他警惕地观察,只见一个佝偻人形出现在炎火之中,近乎匍匐地向自己爬来。蓝光渐渐消失,克诺洛斯看清了:一个黑发黑眸的男人。他拥有流畅线条的躯体,比黑夜更浓的黑色头发,眼睛像圣潭一般光泽四溢,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无比完美。

“这他妈是什么鬼地方……艹,疼死老子了,啧,那帮怪物……”

克诺洛斯感觉男人的声音是分奇怪,他说的每一字克诺洛斯都知道,但合在一起就不明所以了。这男人不是乌拉诺斯的人,那会是……

黑发黑眸,东方人面孔,不惧怕神炎,也不怕地狱之火,在克诺洛斯的意识中,只有一个对象。

这个人,是张起灵。

男人显然不知道这是哪里,转了几圈,挥动手臂抡了个石子,才继续走向自己。他似乎没有看到自己,克诺洛斯皱皱眉。

〖停下。〗

男人兀然住脚,脑袋甩了甩,又继续走。眼见他就要步入牢笼,克诺洛斯心生恶意,张嘴吐出神炎,将牢框外围点亮,男人反应极快,伏身滚到一边。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险些踏入危险的地域,即刻对牢中吊死鬼一样的男人投去善意的眼光。

“谢谢!你没事吧!”

〖把门打开。〗

“什么门,你自己不会走么,这又没笼子罩着你。哦,你是说你的手吗,你等等。”

克诺洛斯感觉男人言行十分奇怪,似乎是第一次接触牢狱。但此刻只有张起灵在,还是先让他放了自己,之后再做打算。

男人一拐一拐走近,但似乎没有被宙斯所布置的禁锢限制行动,他很快就走到克诺洛斯的下方。

“我的天,兄弟,你别告诉我你一直被绑在这。你不是这儿的人吧?”

克诺洛斯心里冷笑,难道你张起灵是塔尔塔罗斯的人?

“这个是什么?我怎么帮你?”男人用晶亮的眸子望向锁在半空的长发欧洲男人。

〖不知道。〗禁锢的解法只有宙斯知道,但张起灵不是这个世界的神,他的行为完全可以打破世界的规则,克诺洛斯虽然看不起张起灵,但也知道,自己要离开塔尔塔罗斯,只能依靠张起灵的帮助。

但张起灵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他一脸疑惑地望着自己,美丽的眼睛仿佛盖亚再世,神色如同初生的羊羔*。

克诺洛斯冷冷地看着男人,眼里酝酿着杀意。

标注:*宙斯的父亲,曾经的众神之王。
*在西方,羊羔多被认为是魔鬼的化身
∠( ᐛ 」∠)_克诺洛斯你是脑抽吗这都能认错啧啧

评论
热度(4)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