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转【左右】 15

大起低
15.井灯长明
吴邪站在门口,又觉得好像这是哪间会吹出冷风的空旷厂房,或者是放置了滚动广告的LED灯的停车场,她揉揉脸,感觉头发烫。
她问:“小哥,你认不认识胖子说的女孩?”
张起灵听她开口似乎怔了怔,而后点点头:“云彩。”

吴邪放软身子挨到门边上,乌鸦羽翼般的睫毛忽闪忽闪。“很好奇,所以来问问,打扰了。”她伸手拉门把手要关门。

吴邪感觉胸口涨得满溢,喉咙里薄荷味道不断上涌。她一拉不成,手又被握住了。
张起灵捏捏她手腕,提醒她:“你吃太多了?”
可能是吴邪脸色不太好让张起灵误会,或者他确实有意拉住自己,反正现在吴邪就坐在张起灵房间的小躺椅上,握着保温杯。

张起灵身上还套着风衣,吴邪却早已经换了一身:牛仔小裤衩、紧身背心,头皮呼撸个大背头,简直清凉无极限。两厢对照,张起灵那一身黑不溜秋看着就热。
小房间是用简易板隔开的,空调连带墙壁也一块震,可能刚开不久,温度还是偏高,但比起房间外要好多了。

张起灵掩上门,坐回床上开始看手机。吴邪本想直接问问个清楚,奈何她觉得已经误会小哥太多次了,今天限额都要爆表,再闹笑话她自己就要让自己憋死。
吴邪回忆起来,张起灵似乎很惯于处理别人火烧眉毛的情况,他既不会坐观上壁己又不会倾力相助,想必是经历过不少类似的事情。
吴邪猜测,说不准他家经常出现婆媳不和,家庭伦理剧狗血片剧情,结果练就了一身油盐不进的铁骨金筋。

“吴邪。”张起灵念她的名字,随后将遥控器抛给她。
“怎么了?”
“不用就放着吧。”
吴邪才想起来,胖子这所有空调都用同一个遥控器,昨晚她还因这事说胖子抠门,看来小哥又给她的脑抽找了个合情合理的借口。感情自己在张起灵眼里就是个别扭的小姑娘了,虽然现在看来也没错。

吴邪歪歪脑袋,像只慵懒的咖啡猫,白白净净的腿搭着,脚丫子搁到书桌上。

“小哥,你家是不是特别多女人?”

张起灵望向她,一双墨漆的眼睛酿了蜜似的。吴邪觉得他的眼睛有些像黑珍珠。

“我是说姐姐妹妹,阿姑阿姨之类的。”
吴邪感觉自己铁定又要被无视了,张起灵却幽幽答了句:“只有堂妹。”吴邪心猜,他的意思是我对付你的经验都是从一个人身上学来的。

有点不爽,什么人扯犊子惹祸耍性子还能比过老子的?吴邪眼睛在天花板巡了一圈,又滚圆地望着张起灵。那感觉就是主人骗狗狗阳台有面包,狗狗巡了一圈回来蹲在主人面前无声控诉。

张起灵以为她还要问家里是不是有很多男人,乖乖交代道:“还有堂哥。”

“你家这么多人都住一起?”

“……”张起灵无奈地坐正了身子,停顿了好一会吴邪还是滴溜着眼睛看他,“我住他们家。”

“哦,你们是远方亲戚,你来这边住他们家方便,是这样吧?”

张起灵大概是破罐子破摔,这会儿也不犹豫了,很快就回答:“是。”

“你来这不久吧,我都没见过你。”
“四年。”

“那你见过我三叔吧?”
“嗯。”
“那你肯定认识潘子了。”
她念着,脚又蜷曲到身下,锁成白花花一团,乌漆漆的一头碎发衬得脖颈极为纤细。如果说什么时候让人感觉吴邪一捏就碎,大概就是她露出脖子的时候了。

“所以,你跟云彩什么关系?”
张起灵也被她跳脱的思维绕烦了,直接答:“堂哥的女朋友。”

吴邪一听就懵了:“云彩他妈的是你嫂子??!!”胖子居然让小哥的堂哥抢了没追过的女朋友!现在都要结婚了胖子才从小哥这收到消息,命运作弄啊,小哥怕是要叫胖子记一辈子了,吴邪真心想冠个名号给小哥,就叫噩耗快递员,或者美梦终结者。

“你堂哥什么名?”她刚刚一直没翻云彩的喜帖,眨眨眼睛问张起灵,却发现他已经头靠在床头板上睡着了。
吴邪见他快要滚下床的节奏,赤脚走到床边把他推回去,还难得仔细的把棉被塞进他怀里。

评论
热度(16)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