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是个好习惯

爱瓶邪,不入圈

瓶邪性转【左右】10

10-快餐店里的故事

黑瞎子今儿个一到店门就见门口蹲了个熟悉的身影。嘿嘿一乐,推推墨镜,走上去一脚踢起来。睡得发蒙的少年吓得连蹦三尺,险些贴到墙上。

“卧槽!黑眼镜你敢不敢不穿水鞋踢我!”

“你小子一早蹲这讨饭,挡财呀。”

黑眼镜的铺子不过五平方,多个人连身都不用转了,离工厂又远,来这吃饭的人屈指可数,也不知道黑眼镜是不是靠倒卖地沟油赚钱开店的。可话说回来,黑眼镜的手艺确实好,同样是青椒半瓣,经其手一拾掇,就是色香味俱全的一道美味。

黎簇早在之前就打定主意,就是耍赖也得把黑眼镜带到他们厂做大厨。他们那五十三个人,带五十四个强烈同意的!(包括门口阿花)只要是吃过梁湾煮的工作餐,没有谁不想换人作厨,特别是苏万那小子嘴刁,几乎要自掏腰包叫黎簇把黑眼镜求过去了。

“诶,黑眼镜,问你个事,你这能订饭么?”

“多少份?”

“五十几个人的。”

“你看我这有几个人?”

黎簇是拍胸脯对弟兄夸口说一定搞定,这下看起来又糗了。不过好在他拍胸脯保证过的事也没几件做得到,现在失败也不算难堪。

他坐下要了一碟锅贴,手指扣在桌上轻敲,大中午的早饿的发昏,黑眼镜居然才开始慢悠悠地洗锅。

塑料帘布半掩了公路处开阔的视野,正可侧观城市丛立的高楼,也不知他的未来能不能在那儿得到一个立身的地方,他想,他的命不在那。

还没等黎簇伤感完,一辆蓝色摩托呼啸而过,黎簇只道塑料帘布外的影子有些眼熟。结果没几秒钟,那玩意哼哧哼哧地又倒回店门口正对的沥青路。

“停这干嘛?胖子还煮了饭呢。”

黎簇一听声音觉得也特别似曾相识。

“有东西拿。”

“你是不是属兔子的,随便哪个地方挖个坑,到处都是你打的洞,一个萝卜三个坑。”

“松手。”

“嗤……你以为我想抱着。”

掀帘进来的是个男人,黑眼镜忙着淘米,动作娴熟,直到男人站到跟前了,黑眼镜才动作一怔咧咧嘴:“哎哟!我这个月没钱,下个月,下个月。要不你叫那小子给,他,诶,鸭梨你身上有多少钱?”

黎簇一懵,还真的从裤袋里翻钱包。

黑眼镜见他真翻起来,反而还急了,连忙说:“你不是到月末了吗!”黑眼镜又对男人使眼色说:“我这真没钱。”

黎簇心想,帮黑眼镜负了钱说不准之后的事就好商量了,拎起手机就冲出门去找人。

男人眉间一皱,眼见就要发火,黑眼镜只想转移男人的注意力,大喊:“外面是谁!”

殊不知吴邪在门外徘徊已久,听到黑眼镜的声音正要撩帘子进来,黎簇却蛮牛似地往外夺路。

电光火石间,两个人在门口撞了个头对头,嘭一声听得人牙齿发酸,黎簇一屁股坐到地上,捂着头打了个滚,妈蛋,门外那人什么脑袋,头硬得跟石头一样!自己眼泪都要挤出来了。

吴邪看着地上那小子软骨头似得,自己又好气又好笑,头上红红一块,眼睛发红,嘴角一咧一咧,也不知是疼的还是气的。

黑眼镜一看,完蛋了,该不会把张起灵女朋友也得罪了吧,一看黎簇居然还犯窝囊,脑门三把火,上去又一脚把他兜起来。

由始至终,大概只有张起灵是最淡定的。

-------------------------------------------------------------

好疼,求吹吹

评论(6)
热度(14)
©嘉灰色的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