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重口味不成活8

我果然蠢逼╭(°A°`)╮

(8)sex
吴邪终于还是离开浴缸,水珠在烛光下泛着赭光,从他的后颈爬过肩,顺着凹陷流到腰窝,后臀,腿间。

瘦是瘦,可是掩不了男人的漂亮身材,如果不是腰太细,或许他的曲线会更迷人。

张起灵连着两次说他身材好,也不知是哪里看出来的,兴许又是胖子教的或从手机上看到的东西。

吴邪只觉得自己瘦,他说不上为什么活着活着就这样了。吴邪也不擦水,套上家居服,一身灰色在房里就好像一团阴影,他挪动到房中央,软泥一样摊在床上。

窗外虹彩似的烟火映在他眼里,他的脸映在他的眼里。

“以前不敢想,原来我吴邪除了高考还能花三年时间准备一件事,花六年想通一件事,然后又花一天把它们通通毁掉。”他很平静,几乎没有语气波动 ,但他语调上微微的颤乱让张起灵听到了他另一个意思。

“其实我不想跟你吹。”比起你来,现在我的事算不得什么了,吴邪露出得意的意思接着道,“你的事我了解一点,如果你还有兴趣,我可以帮你去找线索。不过几年前的事,我记忆还挺新,应该没偏差。”

张起灵坐在床边,忽然伸手揉揉吴邪的脚掌,激得吴邪一腿踢过去。他是在做什么!

“药。”

“吃了……”

又是沉默。

吴邪的四肢都随着心跳小幅度地鼓动,血脉通达,浑身泛红。张起灵的手顺着他的脚按压,从脚后跟到小腿肚,力道让人感觉酥麻。

太不对劲了。

他看见张起灵的右肩上盘了一团墨线,虽然并不明显,但压迫力十足。吴邪看那纹身好像要从张起灵皮肤下破出,他脑子里的画面一下子变得血肉模糊。

张起灵覆到他身侧,手撑在他耳边,阴影遮蔽了他的表情。他伏下头在吴邪耳边停留一阵,才说:“生日快乐。”

烟火在窗外凋败,吴邪听不见半点声响,只感受到心脏快要跃出他的胸膛。他不记是怎么推开了张起灵 ,不知道说谢谢的时候有没有微笑,不明白即使挪不开眼睛却想迅速脱离的想法。三年来第一次在一个人面前乱成这样。

他拍拍脸,感觉像在做梦地想:我生日了?他知道?我怎么不知道。

怪不得小花寄儿童读物,胖子千里迢迢过来,就连黑瞎子都发了张动物园里逗鳄鱼的照片。以前不闻不问,现在一群糙老爷们还要为他生日劳心,一帮子人真是越活越幼稚了,除了自己——想这些的时候,他并不反省早上让王盟打包了八十支拐杖快递到黑瞎子的眼镜铺的行为。

吴邪吭嗤一声笑起来,低低的嗓音让张起灵分不清他是说什么:怪不得,闷油瓶……

哦,原来又是闷油瓶。

张起灵站在床边等他笑消停了,又补上一句:“还有元宵节。”

吴邪拍拍他肩,我知道了,要吃汤圆吗?吴邪没给他机会回答,又说其实我这没有汤圆。

他顿了会,突然凑上去用鼻子对了对张起灵鼻尖:“我也觉得不好笑,不过你也太不给面子了。”

眼睛直勾勾的对望,吴邪看着张起灵吻过来,眼睛一眨不眨,就算是近到鼻息可以被交换,睫毛都能缠到一起,他还是睁眼看着。近了才发现那个被自己印在屏风上的人有多完美。十分制的,吴邪绝对得打他一百分。

吴邪的脸上有一点腥味,长期吸烟加上吸取蛇毒,他的皮肤有点溃疡,凑近之后不需要更多的想象,张起灵干脆按着他的肩压向自己,手圈紧他的腰,嘴唇紧紧贴着。其余动作一点不多。

吴邪却一直不老实,不断把他往床上带,动作越来越大。起先用手拉,后来直接用腿想把他勾过去,右腿像蛇一样缠到他腰上,还嫌张起灵动作慢,他勒住张起灵的脖子,整个人往床中间躺,张起灵被他惯上床,险些没压到吴邪身上。

张起灵还没完全撑起来上身,吴邪就把舌头伸进他嘴里,两个人就像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吸得双方脸涨红都不分开。

吴邪仰着下巴双手捧着他脑袋使劲往自己方向按,最后还是张起灵慢慢压下身子,覆在吴邪身上胸膛贴着胸膛,体温磨碎在他们身体之间。

“啧,小哥你会不会?”吴邪等他们俩嘴唇一分开,立刻就问。

张起灵好像很认真地考虑了一会,道:“怕把你弄散架。”

“滚犊子!”

张起灵不动作,干等着吴邪自己动。

吴邪拍拍他的背:“上不上?”吴邪把腿从张起灵身下抽出来,免得被压麻,看起来就像分开腿圈住身上人。

“你生日。”

“我乐意。”两个人三字经念了一通,吴邪有些不济力,没心思跟他磨叽,头脑发胀,他皱皱眉,蜷缩进他怀里。

张起灵的手从吴邪腿跟握上,慢慢顺着他的腿推上,每一寸皮肤都想捋一遍,就好像沾了他的气味。裤腰拉下去,露出白洁的大腿,手握着膝盖窝分开。

看他顺从地分开腿,挺起腰,脸带点血色,但是腿抖个不停,不知是害怕还是兴奋,吴邪眼睛很亮,好像闪着水光,他还在用力把张起灵按上自己身体,好像怕张起灵跑了一样。

事实上他就是嫌张起灵不够用力,等张起灵结结实实将他的腿推开压实在肩上,他手上的力道就下去了。

真的让吴邪吃一惊的,是张起灵接下来的动作。他亲吻吴邪的脚,眼睛盯着不放,一直从脚趾尖吻到小腿。

妈的说好的老古董呢,怎么这时候不好好按程序走。吴邪抽抽腿,想让他放开,但他只是把视线挪到吴邪脸上,唇瓣还贴着软软的腿肚。

他的腿越来越抖,甚至连着声音都在颤,吴邪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他想着自己可以接受,越快越好,越烈越好,他没想到自己到这个时候会心虚到禁不住张起灵多一点的感情流露,他催:“你快点……”

可他明明在害怕。

张起灵看得分明,现在要不就此打住,要不就遂他意,他不想犹豫,可是这时候他还是愣了一下。吴邪到底想做什么。

评论(2)
热度(22)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淡织木嘉灰色的天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