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是个好习惯

爱瓶邪,不入圈

瓶邪元宵-不重口味不成活-1~2


自打第一声春雷打响,吴邪彻底进入失眠期。春风春雨春花春树,凡事带上春字就多了抟旋的芳泽的味道,而到了吴邪这,带个春字的没一样好东西。

雨打春洲。

吴邪把门窗都锁了个严实,就不想雨撇进屋,要是这会有客人他估计得拿扫帚拖把伺候了。别怨他讲究,他本来就是讲究的人,读书时班里男同学一个个下雨天踢球浑身泥沙,一群人光膀子雨里跑一身腥,他是一定要冲澡的,回到家是干干净净一个人。后来大学毕业开店,经营不善拖欠水电,可再怎么凄惨,吴邪的茶具总是要讲究冲浸泡,就是去隔壁门面借水借电(尽管没打算还)也得养正了那两只好壶。

现在怕是已经被他用茶叶填箱放在了店面里头,他也没心机去伺候茶壶。理由是,人残了喝茶也没味道。

他从小就属于思维活跃创造力强大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类型,偷爷爷的笔记不是一两回了,后来因为总被抓包所以爷爷干脆给他讲,起初还都是些民间轶事传闻,到后来越讲越偏,各种吴老狗心中江湖的桃花史被他一言一语硬是给逼得凑了个七七八八。为此吴老狗没少拿三寸丁吓唬吴邪叫他安分。长大后更不用说,为了些个好奇心去啃三叔那老滑头,扯出来一套一套的忽悠,把他青春年华用来和女孩子牵手玩爱情游戏的机会也给忽悠去了。虽然他当时确实没想着找女朋友,可说不准后面那些年啊,可怜了当初也是鲜肉一块呢。

吴邪开了地暖,在房间里干蒸,干脆坐在簇绒地毯上看书,脚底下毛茸茸的挠得他不住拿脚趾蜷着揪毛,边看书脚下动个不停。这会儿外头的雨当真是夹风夹雷辟呖啪啦钉下来,打在窗上的声音简直像炸开的爆米花。

当初爸妈就总说一下雨就腰骨疼,他不能理解,现在轮到自己疼起来了才是真要命。吴邪实在是又疼又饿又烦躁,屋外雨点啪啪地落,屋里肚子咕咕地响,还有骨头吱吱地吟,这个春天还能好好过吗?!

吴邪闭眼静坐了一会,手上的书页又翻过了。

(2)

胖子往登山包里层塞了小沓零钱,末了抓抓大腿,又从裤兜里掏了钱包抽出纸币叠好放进隔层,他环顾了一下房里的布置,似乎和这人刚来没什么区别。

他挑眉给对面使了个小眼神儿,“小哥,你过去记得发几张照片,你那台手机当初小吴可物色了好久,像素不知道几千几百万,胖爷还没玩过呢。”
说着掏自己的大屏对着小哥连拍三张,手有些抖。
“啧啧…这房里光线真不好,手机采光什么毛病,天真也不给我调一下……”胖子砸砸嘴,也没觉着自己的低声念叨好像村头广播一样震耳欲聋。

忽然有人伸手将胖子的手机握了过去,用劲都抢不回来,胖子刚想破口大骂,就见张起灵站在身侧,对胖子的手机按了一会,他的手劲让胖子以为他要把屏幕戳烂。

“小哥你和胖爷什么仇!”话音没落,胖子就听到快门闪过的提示音。

手机被塞回胖子手里,屏幕上是两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胖子握着手机笑道,多年前还是风流潇洒英姿飒爽,这照片看上去怎么就多了双眼袋,忒显老了,小哥你技术不行,得过去多练练。

胖子手还是有点抖,手又一滑。
“艸他妈!!!”胖子怒道,“这破玩意!”居然把小哥第一张自拍照给删了!

张起灵这回没望天花板,反倒是低头看手掌心的小白皮——《检视用户手册·快速入门指南》

【京城神膘:天真速来接驾![酷炫][酷炫]
#图片#】

评论
热度(8)
©嘉灰色的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