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是个好习惯

爱瓶邪,不入圈

『2』棉地 -妈妈心情有点复杂

厨房里被简单打扫了一番,白玛将土灶旁边的干草扫到一边,听到动静,擦擦手走到院里瞧。

等到了院里才发现好不热闹,两棵小桃树本来就看着可怜,这下一棵歪着另一棵,眼见是弱不禁风,就差哪个给它一脚,更别提地上扬起的泥灰和羽毛了。

再看树下边正跟一个黑黝黝半光着身子的小孩在地上滚得难舍难分的,不是自己儿子又是谁?
顿时,白玛有种难以言说的新鲜感。

“你怀我的鸡!”那声音的主人边扳着张坤手臂边蹬着腿,声音颤颤巍巍。

张坤大概是发觉自己的母亲过来了,立刻收了动作,想站起来,那小孩发现机会,一咕噜翻身绊了张坤一脚,揪上了张坤衣服,末了还扬了扬。

“咦?”那小孩一脸错愕,“我的鸡……”

张坤也莫名其妙,瞪着骑在自己身上的人。

那小孩呆了一会,脸就由红转青,连忙爬起来。好像还嫌不够丢脸,自己踩了脚下长裤,身子一倒,压到了两棵相依为命的小桃树上,接下来,轰然倒地的树身和嗤嗤吐泡的水缸顺理成章地出现了。

小孩的脸由青转彩,眼珠子顺着张坤的视线一转,整个人动也不敢动了。赌五毛,如果可以,一定有人愿意把自出生以来攒下的所有技能点通通洗到刨洞上。
............................2014.4.25.................................
居然到26日了!?QAQ蛋蛋今天体考,蛋黄都漏了。 


“对……对不起……”在白玛面前的小孩怯怯懦懦地开口,“我以为这里没人住……不是,我是说我以为你们不要这件房子了……不是,我是说……”

白玛看着小孩越缩越小个,听着他越说越细声,有点好笑。

“没事的,我们也是刚来,对这里不太熟悉。张坤吓到你了吗?”白玛笑起来,把小孩从地上抱到怀里,用手拨了拨他乱糟糟的毛(发)。仔细瞧瞧,小孩的眉目清秀,脸蛋儿圆圆的,身子骨倒是瘦了点,背上是泥,怪不得看上去黑黝黝的一只。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吴……吴邪。”小孩心扑通扑通地小鹿乱撞。

要说最容易俘获小朋友的心的有三样东西,一好吃的,二好玩的,三又温柔又漂亮的大姐姐。白玛妈妈毫无疑问地击中小朋友的审美观,好感度刷满只要见一面就够了。

“他叫张起灵,你可以叫他张坤,你们会做好朋友吗?”妈妈天性使然,给自己孩子找朋友的心情不是谁都能理解的。

吴邪使劲点头,用力点头,恨不得全世界知道他愿意和小捆(?)做朋友。

“白玛,我饿了。”被两人晾在一边的张坤出声了。 说来奇怪,张坤一到外人面前就死活不肯喊妈妈,偏偏要学着张启山喊白玛,张启山为此折腾过几回,因为有几回在外头遇到新来的指导员,张坤这么喊了几次,往后不知怎么多出了“张启山原来也是这样那样的人啊”的传言。虽然白玛并不在意,但是张启山很严肃,面对面纠正张坤好几回。张坤虚心听教,坚决不改。(几回几回几回几回!)

吴邪不知打哪冒出来,滚得自己一身泥巴,妈妈不仅不怪他还要自己跟他当好朋友。张坤毫无疑问地将他列到“最讨厌的陌生人”当中,竟然耍性子了。
.........................我这不是ooc不是ooc............................

评论
热度(1)
©嘉灰色的天 | Powered by LOFTER